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娱乐脱口秀|观众为什么同情姚玉玲?

时间:03-0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85

娱乐脱口秀|观众为什么同情姚玉玲?

《南来北往》有个典型的“莫欺少年穷”的结局:牛大力在和女友外出时偶遇昔日“白月光”姚玉玲,对方不再是美貌阔绰的富太太,而成了街头摆摊的烧烤小贩。两人相顾无言,姚玉玲仓皇避开,牛大力则留下当年的戒指,满心伤感。不少观众为这样的结局愤愤然,有关“姚玉玲结局”的话题甚至迅速冲上了热搜。在大部分观众眼中,姚玉玲固然是个爱慕虚荣的悲剧人物,但这个“男子携新欢偶遇落魄前女友”的戏码,着实俗套。用今天的眼光看,姚玉玲和牛大力分手的原因,本质在于两人感情基础薄弱,认知、审美和趣味又大相径庭。一个追求体面,为了美宁愿用仅剩的粮票换布票;一个满心讨好,却不忘规劝对方“能省则省”……这样的两个人,从一开始就注定走不长远。更何况,多年后能在烧烤摊自力更生,未尝不是姚玉玲对虚荣岁月的反省。电视剧非要上演“打脸白月光”的戏码,反而有一种左右互搏的拧巴之感:这边强调“追求物质没有好下场”,那边又明晃晃地点出“有钱才有可能娇妻在侧”。当然,也不是没有观众感慨这个结局足够解气,但互联网上的激烈讨论已然说明,今天的观众对人物的看法不再是“非黑即白”。他们想看有血有肉的好人,也想看到立体复杂的坏人,角色最好是“五彩斑斓的黑”,而不是“千篇一律的白”。因此,创作者最好放下“教你做人”的架子,让观众自己悟,远胜于直白地说。就好像同样是写有虚荣心的青年女性,《三十而已》的王漫妮会沉溺在温柔的陷阱,也会在犯错之后断绝糟糕的情感关系。从《欢乐颂》开篇就不断被嘲讽虚荣的樊胜美,在一次次失败中逐渐放下“嫁个好男人”的愿望,开始脚踏实地。《上海女子图鉴》中,罗海燕一路跌跌撞撞、力争上游,被人骗过、嫌弃过,最终在岁月的磋磨里收获了自己的成长。《漫长的季节》里,丽茹与龚彪的感情虽然始于欺骗,但观众能够清晰地看到,在相伴的时光里,她如何苦苦为家庭付出,又为何最终无奈感慨,“这辈子没咋过明白”。是的,这些想要过上更好生活的女性角色,本质上都不是什么真正的反派,她们不过是曾经没有“活明白”,用过错误的方法,有过短暂的迷失,也都为此付出了相应的代价。今天的观众,不再想看到粗暴的惩罚和审判,而期待更细腻的观察、更真实的理解——追求美好不是错,人生也不会只有一种结局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